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企业文化 > 企业文化企业文化

老 狗
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-1-8 16:29:55 点击次数:49

老  狗

—— 他一直都在的,那个给了他和我前行温度的家

安居公司  杨  江

 

说他是老狗,因为它确实很老了。到现在,老狗在老家呆了已近20个年头,每天都在,从未离开过。细细算来,比我在老家呆的时间还长,就跟生了根似的,每次回去,都见它趴在大门口,黑茸茸的脑袋搭在一双前蹄上,目视前方。

起初看见我回来,像许久不见、想念颇深的老友似的。使劲摇着尾巴,浑身扭着笨拙滑稽的舞姿往我身上趁,嘴里还哼着奇怪的声音。到后来,顶多扭过头望我一眼,又继续向前注视着。许是久了,有些陌生了吧,而故乡还是熟悉的样子,陈旧而温暖。回家,就是记忆淡了,一遍遍去重现、温习,然后带着复原的样子离开。以为装进心里,家就在了。至少在那时,我这样认为的。

我喜欢狗,家里许久未见的狗,总是带着浓浓的乡情,即便一身脏臭(老家的土狗不跟城市,是从没洗澡的),总忍不住去摸摸。可它终究是带着陌生,再望我一眼,仿佛在忍耐,实在受不了,又朝一边走去,趴在另一个角落,离我疏远了。不多久,又在那里,望着门口的正前方。

家门口原是一颗歪歪扭扭的核桃树,树不高,却长得壮硕繁茂。爷爷还有力气的时候,嫌那颗树遮了阳光,档风水,就把它砍了。我当时不懂那些,只想着没有核桃吃了,哇哇哭了好几回。说来奇怪,齐着根砍了,又在树根处长出一颗新苗来。依稀记得,就在那几天,狗就到我家来了,毛茸茸的黑肉球,煞是可爱。

老狗自然不会记得自己年轻时的样子,但始终不会忘记身边人的模样。它的疏远,不是忘了,而是淡了,时间,让它的那份灵性无处安放,无所适从,不知道该以怎样一种方式向我表达了。我有些责怪自己,该多回家看看的。

那颗核桃树树后来还是被砍了,以前经常拴它的小树,和树下它的小窝,彻底不在了。门口土坝铺成水泥路面,向着前方弯弯曲曲的延伸。家里人看它老实,从不乱咬人,就把绳子解了。在它心里,家一直都在,熟悉的样子,它望的方向,就是那颗小树,和小树前方弯弯曲曲、通向远方的路。

幸好,有我的家人,它一直陪伴着。听到一种声音,那搭在前蹄上的脑袋就瞬间来了精神,先是双耳竖起双眼放光,然后抬起头,拨开四肢,疯也似地跑了出去。我就知道,是我爸妈回来了。

老爸说,这狗有灵性,你不用出声,老远就能感觉到你的气息,多远都出来接你了。我很惭愧,这和家人朝夕相处的狗,竟能一直保持这种热情,从未间断过,珍惜得让人心疼。

我比它差远了,最多站在门口,从鼻子里唤一声:“爸”。老爸望着我“嗯,回来啦”。我说“嗯”,然后就没有多话。每次回家都只住一两晚上,然后忙工作,又匆匆离开了。回家时间少,家人就想抓紧时间和我多说说话,问工作、问生活,唠叨着那些他们从不嫌唠叨的话。现在想来,亲情和爱,已在他们心里刻下深深痕迹,那些话已逾越不出新的字眼,成了一种不加任何思量的本能符号。其实我懂,他们很思念,有一种说不出口,成了他们的彻夜未眠了。

时间越来越少了,少了就老了。每当家人和我说话,狗就一直蜷在老爸脚边,从没出声,也从没动过,像深怕扰了我们。我也好想,就让时间静止在那一刻,不再流走。上次回家,家人和我说话,老爸习惯性地朝脚的方向摸了摸,发现狗不见了。才想起头几天家里忙,没顾得上喂它,狗跑到邻家吃食,被别人家的狗咬伤了。转过身,就在旁边的窝里,望着我们,依然静静地。老爸叹口气:“哎,狗老了,那条小狗,都把他咬成这样”。我听来鼻子有些酸,望着爸妈脸上深堆的皱纹,再看看白发沧桑、眼里却透着无数期盼的爷爷。想着很少陪伴,这渐渐老去的日子,像做错事的小孩,别过身去,眼眶湿润了。

“我不在身边,你们要过得好”。我只能在心里说,我怕一说出声,真的会哭。依然是匆匆离开了,我变得越来越喜欢那条老狗,老成了我心里的情结,成了挥之不去的乡愁。临走前,我已习惯揉揉它的头,凝视它很久,托付它很多事,说一些只有我们间才能倾诉的话。家回得勤,狗也不再疏远了,温顺而亲热。我在想,要是我同时也是它,该有多好。

该走了,站在屋后的垭口上,回眸间,狗步伐蹒跚地走了出来,朝着我的方向,带着低沉的汪鸣。“回切嘛,莫送了。”我真怕它突然走不动了,没了陪伴,时间,就真的老了。而那条狗一转身,又飞也似的跑了回去。我懂了,他一直都在的,那个给了他和我前行温度的家。

是的,他一直都在,每次回去,都会看见他趴在大门口,黑茸茸的脑袋搭在一双前蹄上,目视前方......

 

 

网站首页 | 关于明星 | 新闻中心 | 投资者关系 | 客户服务 | 企业文化 | 留言板 | 法律声明
Copyright @ 2009-2012 四川明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Tel:0825-221007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明腾-西部商务网
蜀ICP备07505184号-1 网站浏览:(建议采用1024×768分辨率,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)